渡海相送

下班是,還在和一位同事說着話。有公司的事情啦,有人事的的事情啦,有工作的事情啦。我拿着已經喝光了的瓷杯,呆呆地站在原地聽着各種各樣的話題。同事說得正自眉飛色舞,噼哩啪啦地一邊說着連綿的話,一邊腳下也跟着前後左右地走動。已剩下我們兩人了,我的視線追着同事的移動而忙過不停。耳根也沒有輕易停下來,有時就算我說一兩句話,也好像突兀得像在插嘴,冒犯地打擾了精彩的演說。

大概過了十多二十分鐘吧,同事說要上個厠所,要我等一等再一起走,以便可以一起邊走邊說。我說:「哦」。

走到樓下,我們該是往相反方向的。一個到大窩口坐地鐵到炮台山,一個到荃灣坐巴士到將軍澳。可是同事俐落地說:「無所謂,我和你一起坐地鐵吧!」

聊着聊着,到了我要轉車的地方了。同事竟也沒加考慮,直接說:「一起坐港島線吧,我也沒差多少。」

所以,結果沒有坐原定的公車,而改坐地鐵,而且過了兩次海底隧道,而且讓自己和別人約定到達將軍澳的時間遲了十多二十分鐘,全只不過是為了和我說上一個小時的話。

……

……

說真的,我覺得自己好像被「護花」似地看待。

我該面紅心跳嗎?

反過來一想的話,我也真該學習一下這種魄力,那才是追女孩子最起碼應有的態度和行動嘛!
 
經過一回詳談之下,發現我們竟然是同年之交。好歹也算是巧妙的緣吧。
也是這麼一回詳談,發現他兩年前已有妻室,而且還在供樓……。
 
嗯,這男同事真的待我不錯。感謝!

(還好我沒有面紅心跳……我想沒有吧……哈哈哈。)

Posts Tagged with…

Writ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