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魂戲命

午飯時間,在公司上網查看國際橋牌的競叫方法。有同事走來站在我後面看了好一陣子,然後問我那到底是甚麼。我一回答後,他馬上喚着來打紙牌。很快湊了四個人,兩人會兩人不會,於是我們打起德國橋牌來。

唔,還未全看得懂那些競叫的意涵,卻又墮入另一個紙牌的迷陣裏了。下班坐地鐵時,也沒去讀小說,反而拿出記事簿來試着整理競叫的牌力研究。想發展出自己的一種體系,很明顯以我目前的階段還言之過早。更實在的是,儘管我想得出來,也需要有個和願意用上並牢記那種方法的搭檔才行。

傷腦筋的是,我必須時常提醒自己,別去針對那計分方式的效率性。就算怎麼「無理由」都好,我須要強迫自己多少對國際流行的制度作出適當妥協。

Posts Tagged with…

Writ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