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容乃大

今天打了兩個小時的單打羽毛球,現在連打字也乏力。還是長話短說為妙。

怎麼說呢,我想嘛,不如去配隱形眼鏡吧。好歹和隱形俠相似多少拉點關係的話,也會有點超然的超人感……

我在說甚麼呢?真是亂七八糟的說話。

腳掌又起了大泡泡,長久計的話,可能要買雙厚底一點的球鞋了。現在這雙買的時候是固意喜歡它薄底,我想嘛,隨便做做腳底按摩也好。不過現在老是在撩球打,應該也不好太虧待小腳丫。

想不到連手指頭起了小泡泡,這……不用說,一定是姿勢不對啦!倒不一定是很差勁的姿勢,只是後來越來越沒力氣,不免用上奇怪的握法來偷懶借力。倒是有點想去讀讀相關的書籍呢。唉唉唉,看來我真的變成個徹頭徹尾的書蟲了。明擺着是我臂力不夠嘛,不去舉舉啞鈴,反而跑去讀書。難怪我球打不夠好,就只會耍些小手段來得分。

我認真的貪玩精神會不會有泯滅殆盡的一天呢?今天在公司,又想了一種略作修改的牌戲玩法……唉,我成不了大器呀!

眼鏡!變!

Posts Tagged with…

Reader Comments

  1. hinarthur

    就是固意不解釋的!既然你那麼八怪,我姑且在這裏補充一下:
    「想戴隱形眼鏡的理由嘛,明擺着就是一個『想』字嘛!哪有甚麼理由?」
    你信我,沒戴四眼鏡,我也一樣像個呆子~ 哈哈哈!

Writ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