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聞有香味

乘地鐵回家時,忽然嗅到魚蛋的味道!雖然看不見,但那的確是咖喱魚蛋,就是小時候在學校小食部專賣、用白色小膠袋裝着的。小學時一塊錢可買到六粒,但中學時就變成五粒了。無論在那一家學校吃到的,味道都是那麼的俏皮而柔韌。那種嚼勁會把你的牙齒越咬越癢,好想再來一包。才一塊錢嘛,多麼便宜的滿足!白色的袋子又薄又小,把黃澄澄的咖喱都顯露無遺。眼看着油淋淋的咖喱汁好像要沾在手掌上,但原來那半透明的膠質保護袋,也窩心地滿足你視覺的刺激。

好香的魚蛋!好生讓人懷念!離開校院後,再也沒有吃過那種廉質的粉肉。少不了想起十幾年前的青春時光。薄薄的塑膠袋啊!半透明的純白料子啊!女生的校服裙啊!夢幻的紅頰和籃球架下的汗水啊!多麼讓人想入非非的魚蛋和膠袋。縱然只是地鐵車廂中的剎那嗅覺相遇,已勾起讓人垂涎而不切實際的回憶。當然不切實際了,想當年我讀的可是男校啊,哪來女生的白色校服裙呢……

乘了一個小時的地鐵,快要離開地下時,又讓我聞到那傳說中的咖喱魚蛋。我實在不能確定,那是不是我的妄想症發作而已。哪會有這許多學校魚蛋在我身邊竄來竄去?

到百佳買了牛奶、橙、酒、和巧克力,提着大袋的東西準備回家。甫一離開超市,腦中又閃過那個迷離的白色塑膠袋。那時候我相信我是用鼻子先聞到的,但其實我的感觀很有可能已出現混亂也說不定。總之,腦中又閃過那個白色的塑膠袋。但這次裝着的並不是咖喱魚蛋,而是豉油雞脾!
嘩!白色的半透明薄紗下,是一支幼滑肥美的美腿。怎能不惹人遐想呢?
「我要吃油雞脾!」心裏暗暗在吶喊着。可是,現在的快餐店好像都沒有賣豉油雞脾或炸雞脾了,怎麼加設了燒味部門的快餐店,反而找不到我想要吃的燒味款式呢?

越想越肚子餓。本來今天一早爬起來到麥當勞吃了早餐,計劃好中午吃一個包後,晚上就吃橙的嘛。忽然之間餓得要命!腦電波!唔……不過那只是內在的無中生有的腦電感應,我也真不曉得胃囊是怎麼想的。

沒辦法,只好到就近的麥當勞買了一客麥樂雞,權當止癢。回家邊看卡通邊吃着沙爹味的雞塊,沒想到吃完還是不能滿足。天啊!怎麼搞的?要不就一點饑餓感都沒有,要不就一下子餓個不饒人。沒辦法沒辦法,只好去泡了碗麵來吃。即食碗麵的那種膠質感,最容易叫我反胃而不想再吃了。飽吞之後,確實油膩得皺起眉頭來。於是剝了橙,好好享受甘飴自然的水果。

肥美的雞腿算是驅退了,可是嘴巴的饞癢又惹起蠢動。於是我泡了茶,啃着巧克力,開了新酒的瓶封,又呷茶,再開一包巧克力,灌下22%的黑糯米酒,為茶再添點開水,除了巧克力餅外還有巧克力手指條,沒有隔茶渣所以也吞下了許多茶葉,酒也沒有外表和想像中的拙劣。亂七八糟地塞呀塞呀塞呀。

真是莫名其妙。一塌糊塗的一晚。都是神怪香味惹的禍。不過,香味真的存在過嗎?真搞不懂。

Posts Tagged with…

Writ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