蛀樹皮書

讀罷卡爾維諾的《樹上的男爵》,有點覺得像金庸的異人武俠。當然,中西的差別還是顯著地分辨得出,金庸較學術,卡爾維諾較文藝;金庸較戲劇,卡爾維諾較內心。是因為卡爾維諾的名氣去拜讀他的這本作品,手法似乎並不是我鍾愛的類型,不過看下去還是算挺順暢的。最勾起我味引兒的,還是那個終生都活於樹上的男爵。我的心又會凝聚成輕浮的泡沫,吹彈欲破的夢,卻妄想着往無垠的天空飛翔。

書的魔力正在蠶食我,好像電影《Matrix》裡,主角把虛擬的世界解讀成0和1,我的衣櫃也變成一串又一串象形字所編織成的脈絡。天才與瘋子、英雄與智障,有些螺絲比別人鬆,有些螺絲比別人緊,要是擁抱統計圖上那簇中線區域,我要做銷售員投資買彩票逛名店追電視背流行曲,不過,結果我在寫網絡日記。這不是糜爛嗎?

Posts Tagged with…

Writ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