鎖在抽屜裡的星期三

這是星期四?嗎?

星期二和星期三應該好好地排著隊而來才對啊!但怎麼都覺得好像這兩個傢伙並沒有好好出現。沒有特別能讓人在意的事情發生,尤其是星期二,我以為我會和星期二好好地相處,但星期二卻忽然從半路上無聲地掉進深不見底的洞穴裡,等我一回頭時,就剩下星期四了。向我眨眨眼,我以為我忘記了甚麼,於是看一看月曆,對一對手錶和手機,這一襲空氣,的的確確就是一個標準的星期四的味道呀。

出門前讀了天氣,指示氣溫攝氏三十度。我想真的不穿西裝外套也是情有可愿吧。跟我面試的編輯小姐要我做個測驗,我覺得一定沒問題啦。她打關手提電腦,要我用Flash和Photoshop做一些簡單的動畫和播放音樂。唔,大概五年沒有用Flash了吧,還要我把一張定格圖畫變成動畫。45分鐘時間完成,從後來約一個小時的對談中,我猜她會滿意吧,畢竟她並不是這方面的專業。

很輕鬆的面試,而且公司看來都是年輕人,跟我面試的編輯小姐一點架子都沒有,反而經常會露出不好意思和尷尬的表情。讀過我的履歷,她第一句話便說她有很多問題想問我。從我走過的路和興趣這兩方面,不難想像是有點怪異吧。我會把我的真心話說出來,不曉得這算不算是對社會的挑戰呢。說到價錢部份,我好像忽然變得沒勁了。很傷腦筋啊,她露出一副很傷腦筋的樣子,讓我更加傷腦筋。她的坦率讓我覺得好笑,不過起碼我是真心覺得她那是坦率。

跑去荃灣找Chris,吃了一頓晚飯。好像大家一起拿著香口的燴蕃薯,但遠遠地站在不同的月台上邊吃邊對話。除了位置不同,我想會心的微笑還是能夠通達的吧。

最近又到了那個我想睡很多的時節,大概又是月光和潮汐的關係吧。我從來都沒有留心到底哪個時候會讓我產生這種嗜睡,總之久不久就會發生一次,而且會維持好一陣子。我應該還是會隨著身體的聲音,軟綿綿地任由它放肆地躲懶,直至下一個契機出現才改變吧。

Posts Tagged with…

Write a Comment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