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崽子跑腿兵團

九點半爬起牀,小腿有點酸,大概是前兩天在家運動太過劇烈的下場。跑去買了一支膏藥和一份美心早餐,回家邊看卡通邊吃。腦筋有點不能集中精神,看著卡通也其實不太想看,拿起小說讀了幾頁,又覺得無法好好投入。心情有點煩燥,想出去吸吸空氣,但肌肉還被膏藥滲透得冰涼涼的,不曉得會不會免強。倒是說實在的,也沒有甚麼地方想去耗耗時間的。腦筋內好像焦急起來那樣胡亂敲打,要是去睡覺的話,一定可以少一點不安的感覺吧。可是空間好像被保鮮紙包著,然後拼命要把空氣抽出,變成真空狀態那樣。很不舒服的感覺,大概無法順利進入睡眠狀態。

忽然一通電話打來,Simmy邀我去打麻雀和橋牌,我也一口答應了。還有Wu仔一行四人到了Rick的家。唔,經歷了我人生第一次以賭博形式上麻將枱打真實的麻將。還好的是節奏也不算太快,不過我不全神注意的話,大概就無法好好進行下去了。後來稍為適應一點,但結果還是在八圈之下交了$58學費。以第一次來說,我覺得還不算太貴吧。

後來一起到銅鑼灣的Red Ant吃晚飯,忽然得知了那個甚麼兔腳子的計劃。會不會真的實踐出甚麼來呢,我就不敢說了,始終Simmy的大計我也不是第一次聽了(哈哈哈~~)。不過對我來說,是個非常有趣的提議。其實第一次打完紙牌,我就想,五十年後要是能找上這群人一起去住老人院的話應該不錯吧。現在聽到兔腳子橋牌大計,讓我想起曾經有過的那些有關紙牌的夢……。

數年前曾經上網閱過的很多紙牌遊戲、變化的玩法、想像過但未實現過的遊戲、完成想像但還沒有結束完善計分制度的遊戲,那時候根本沒有足夠的同好,最後還是放棄了艱苦的閉門造車研究。現在噼哩啪啦地重新浮現,好像劇烈搖擺過後的汽水泡泡。

飯後我們到某地的23樓酒廊。無法理解為甚麼連超級市場都有賣的清酒,居然酒廊會沒有賣。不過座椅、氣氛、服務等周邊的特色,都能給人很寫意的感覺。我一共喝了兩杯交際式飲品,而我們則玩了三十局鋤大D。要算起來嘛,這也不過是我人生的第二次賭博鋤大D而已,上一次也是十多年前左右了。從來和金錢遊戲都不怎麼結緣,要是我能夠更加在意金錢的輸贏的話,可能我往後的人生會走向比較腳踏實地的現實世界也不一定。

兩項遊戲的積分都到手了,想從數據中看出一些甚麼端倪的時候,居然會給我一種安祥而寧靜的感覺。慢慢數著機械式的數字,讀著遞增的數字,好像一種有生命的符號,仍殘存在簿記上活躍跳動。十個阿拉伯數目字的不同位置佔滿頁面,那種單純的率直,能惹起原始的秩序感。這樣想完之後,我又覺得自己正失控地滑向無限遠的那個不現實的世界去了。

Posts Tagged with…

Write a Comment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