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日迎關鍵

看了《Match Point》,我不太熟悉Woody Allen的電影,所以也不曉得這一套和他過往的比,是有多大的革命性不同。全片給我的感覺很飄渺,好像看得見但總是游不到岸的小島。不過最重的思路,倒不在電影的技巧上,而是我對自己的一些投射省思。

我覺得,我自己實在很天真、很不現實。大概是主角從迷失點滑向現實的趨勢,把我看得難耐吧。對於非現實所抱持的無理固執,應該會把我推向更孤立的世界。

晚上訂訂球場,打打線上橋牌,忽然又批判起自己興趣太過濫的事情來。
要是能戒掉「濫」和「懶」,說不定我可以成為一個稍為入世一點的人也不一定。

Posts Tagged with…

Writ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