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量等於質量乘光速平方

前天說起了出書的話題。回家從書架上拿下唯一一本梁望峯的小說,數一數行數、列數、頁數,叫電腦打打算盤乘一乘,得到太約的字數。

梁望峯的四萬多五萬字,可以出一本二百五十頁的小說。

我寫的三萬字故事,在家裡的A4紙印出來只有二十九頁。

原來還會有「文學印刷相對論」這麼一回事。

現實世界究竟以怎麼樣的方式在運作,我只能說我覺得自己越來越捉摸不出來。

歌德可以用四十年完成一篇不怎麼厚的《浮士德》。

倪匡可以據稱是世界上寫最多中文字的人。

從時代上,我崇尚的寫作方式必然屬於落伍。不過若連喜好都妥協的話,存在的色彩也將黯然。

Posts Tagged with…

Writ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