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花園

和平常上班一樣早起牀,就為了趕上最後一天的花卉展。結果到新釗記吃完早餐,都還沒夠開場時間,只好用非常遊閒的速度走向入口售票處。

今天是特意來尋香的一天,其實晨早的維園已經有很不錯的空氣。

一個一個攤位慢慢看,自然的造物實在雅致。

擺成藝術模式的作品,其實大多過於花巧。有我喜歡的平實式樣的,都得不到甚麼大獎。

除了展品外,還有販賣不同植物有關的攤位。其中有一家國內企業的攤位,專賣君子蘭。攤位壁上以對聯形式掛著兩副句子:

百花誰好勿須問 唯有君子壓群芳
家庭蒔養君子蘭 萬事如意賺大錢

 實在是粗陋落俗,差勁得讓我留下深刻印象。
 
一個多小時後,人潮開始湧進來。

到處都是拿著照相機的人。尤其是那個鬱金香花圃。全部圍滿了擔著長腳架的攝影一族。我擠過去,看一看,的確是整理得井井有條,連高矮都好像商量好似地生長。可是幾十平方呎的花圃,我卻一點花香都聞不到。於是就離開了。

太陽不解溫柔地露臉曬著,我認為九點開場實在是太晚了。

當年楊貴妃遇上含羞草,自出了「羞花閉月」中「羞花」的典故。今天我覺得自己遇上了「花羞」的場景。原因是有很多脂粉女士,塗滿刺鼻的香水,來到這個花卉的場所競香。天然的花香自是嬌嫩柔弱,有一襲蠻橫的商用水來侵犯,只好躲在燈火闌珊下。

人多得不得了。我決定離開。於是走回先前那家葫蘆店,買了一個一元的小葫蘆和一包五元的乾花。最痛恨那個老闆了,居然在那邊抽煙。
唉,煙草該算是植物的香嗎?說不定是我太執著而已。
 
我走到大草地,那邊有很多攤位遊戲。我小時候也試過在烈日下排隊去玩噢。不過如今時移世易,要丟沙包換獎品的話,大概都被「夾公仔」那類機器搶去光亡了。

站大草地很久很久,站著看維園的大樹叢,聞著草香。人多的花卉展,其實也比不過無人的大草地。

十一點半。我離開了。

是個值得參與的展覽。

Posts Tagged with…

Writ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