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跌倒

想了老半天,似乎想通了,擬好角度手法和綱目,忽然想起,作品要求「資料性內容不得虛構」。一下子,今天走回家的一小時路程,好像白跑了。這個徵文準則,我感到困難。

上次想為電台寫的百多字文章,兩下子就丟了三篇出來。只是後來被要求我「有個身份……用第一人稱……。」唉,個多星期都還是挖不出甚麼東西來寫。
 
究竟是我的人太假,太愛騙人呢?還是我太過不腳踏實地呢?
 
飛翔。

出竅。

神速。

念動。

這些都是我遊戲想像力的寶貴元素。禁閉了的話,自己的文字看來就像日記式的牢騷。我覺得自己交不出來。

我想我並不是放棄對哲學的興味吧。只是我喜歡的哲學,該會努力實踐。要把它們寫出來的話,不外乎老生常談。
 
辦公室的新同事,今天跟我說了些關於基金、股票、攝影、強積金、程式編寫工具、業績報告、掌上電腦、國際金融走勢、投資、最新手機型號、不動產等等事情。很遺憾的是我一點都搭不上腔。還好Ryan過來跟他聊聊,希望新同事不會被我悶壞了吧。
 
不行,今天這篇寫得夠爛的。亂七八糟,亂發牢騷的。

算了,反正寫完,丟上來佔佔空間也罷。

Posts Tagged with…

Reader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