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風纏心

昨天經過IFC,看到大門中央有一個Wales展,台前有一位灰髮女士坐在椅子上,抱著五呎高的豎琴,在彈奏一首好像是港式流行曲的音樂。我還是第一次看見豎琴作獨奏。看著她右手捻著短弦上的主旋律,左手來回閒撥陪襯的音序,把我耳目一新,忍不住駐足欣賞。

現在才知道豎琴也有腳踏。哈哈,功效我可聽不出來,我猜也是和鋼琴的腳踏雷同吧。豎琴特有的那種音順垂撥,配合得雅緻不在話下,只是我肉眼怎麼看,都看不出她有大幅撫弄一叢琴弦的痕跡。算是我眼淺,著實讓我嘖嘖稱奇。

除了第一曲以外,其餘的曲目,都應該不是粵語流行曲。溫柔綿延,心弦為之傾醉。我又何曾懂得欣賞音樂呢?可是回想起來,那時候應該也停下來欣賞了十多二十分鐘。
 
要是有人對我施美人計的話,我覺得除了外貌、舉止、和氣質以外,聲線也很重要。光憑外表而讓我難忘的女子,真的很少;但因為聲線而讓我回想起來便揮之不去的,好像稍為多一點。有可能是因為說話時,會順便帶出了語調、語氣、措辭、想法、儀態等等的內在一點的世界,所以感覺比較深入。回想起那幾把聲線,也不盡是同一類型。有的低沉而磁性,有的嬌柔而充滿活力;有的硬朗而真樸,有的賢淑而嫵媚;有的羞嫩而惹憐,有的率爽而痛快。(女士們煩請對號入座,我想應該不會太困難吧。)

愛上一把聲線,比起愛上一張美貌或一副身材,應該可以長久很多很多吧。我明明是一個不諳音韻的人,居然卻偏偏在奇怪的事情上執迷地受聲音所影響。不過也沒辦法,為之傾倒也不是我能掌控的事情,除非是我太容易被人傾倒吧。嗯,這個可能性也不少。
 
歌曲泛濫得貶值,生產得就像工廠製迼的速食杯麵一樣。我覺得一大群人圍在一起,唱一些大家都耳熟能詳的歌,是一件浪漫而有趣的事情。不過這個世代,大概已經不流行背誦了。前面沒有一台熒幕的話,大伙兒或許唱不出來兩、三成。要成為創作人,幾乎是有一隻手有一支筆就可以了。創作的夢想太容易達成,當然就變成質素參差的文化堆田區。

或許,我也是製造垃圾的一份子。

一大堆數碼垃圾。

Posts Tagged with…

Reader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