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25, 2006 求見公主

前幾天才知道《公主復仇記》的舞台劇版,但這星期便是最後的演出日。雖然明知道買到票的機會很渺茫,但仍念念不忘想去看看。

星期四,沒空。

星期五,沒空。

星期六,下班吃過飯後,就跑到大會堂的票務處,可是打後的每一場都已爆滿。於是我懷著去買黃牛票或臨時打退堂鼓的殘票的心情,兩點多在藝術中心大堂徘徊。當然是沒有人會來兜售。我放棄地離開。

走了不到一個街口,又覺得不去問問看試一試,總是不甘心。於是又折回去,慢慢地看著所有人排隊,等他們全部都入場以後,我才走到麥高利劇場前的接待處。

接待先生有禮地問:「先生,請問有票了嗎?」

我覺得那是一個很無聊的問題。沒有票的話還走過來做甚麼呢?不過他倒是有他問問題的先見之明,的確被他精心地變得有意義了。「我沒有票。請問還有剩票賣嗎?」

「噢……」他露出為難的表情,顯然他也沒料到我會這麼說,「那麼,還要稍等一下。」

於是我站在一旁,像個傻子般站著。只好拿一些劇場宣傳單張來做出閱凟的自然神態。

入口處有一群人在討論,原來是一個中學教師帶著七、八個學生來看話劇。可是他們到了才發現,原來這套劇只准十六歲以上人士觀看。其中有數個學生不夠歲數。劇場人員進進出出,討論著該怎麼應付。折騰一番後,我還是不能從中取利,因為劇場人員讓步了。唉,畢竟是合情的判決,何況不過差一歲而已,也並非甚麼大不了的事情。

又站了幾分鐘,有個場務人員跟票務人員說:「噢,我的朋友不能來了。」

「哎呀,你有事『真』有交代!」

揶揄幾句後,他跟我說:「噢,先生,你真的在等哦?不好意思,你是想買票的吧!麻煩你一百六十元。」

耶!給我等到了!真好。

座位當然是最差勁的角落了,不過也沒得抱怨。
 
這個劇嘛,一開場便很喜歡了。

用舞蹈來表達繾綣和曖昧、心情和感覺,實在是有盡在不言中的時候,表達得太華麗了。

讓人忘不了的,當然是佈景的靈活性,和梁祖堯的一人分飾多角的變幻。開場不久,就馬上會有「電影哪能比得上」的想法。只是我沒看過這齣電影,也不好妄下評論。

結束後,才知道隨後有座談會,就連有份創作電影劇本的彭浩翔也來了。座談會很有趣,聽了很多創作背後的事情。
 
給我看到這一場,實在是非常幸運。

我覺得,人生的幸運,花在這種場合,應該會比花在六合彩的事情上更加有意義。

Posts Tagged with…

Writ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