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飄

年初四,1005只有我和Willie兩個人上班。阿葱和兩個人到1005,兩人把Keith的電腦搬走了。阿葱走過來給我紅包,祝我「萬事如意」和「步步高昇」,我坐在椅子上,說了四聲「多謝」,收了紅包後繼續對著電腦。
下午清潔大姐進來,剛好Willie不在,剩我一個。她笑嘻嘻地跟我說:

「只有你一個呀!」

「哦,對。大家都請假了。」

「嘻嘻嘻,新年嘛。都請假去玩了。」

「對呀,放長一點。」

「呵呵呵呵,年輕人嘛,年輕人都這樣的了。」

嗯,不曉得我在她心目中有多老成持重……。我對著電腦,又開始進行無聊的幻想。

我會說:「哦,我也很年輕哦!」

大姐也會露出少了兩顆牙的笑容說:「嘻嘻,我都還不算老!」

「我的意思是,我也不想留在這裡。我也想出去玩。」

「嘻,誰不想呢?」

「唔,我剛才還和別人一起去討紅包。」

她敏捷地跳過來:「哈哈,恭喜發財!恭喜發財!」

「我沒有資格發紅包。」

「嘿,你還很年輕嘛!」

「所以我想出去玩。」

「這邊的經理都很孤寒唷!」

「我是個合約員工而已。」

「哦,我負責打掃的!」

「嗯,我不太清楚我負責甚麼的。」

「領班的都愛裝窮。」

「我今天的午飯要向同事借了二十元才夠買個飯盒。」

「你是打領帶的上班一族!」

我馬上把領帶解開:「那只是其中一個求生的形象。」

「我進電梯都只能低著頭看。」

「我走路時也是低著頭的,怕滑倒。」

「地板不是我負責的!」

神經病。這種幻想不停止的話,我不知道自己又會飄到哪裡去了。

Posts Tagged with…

Reader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