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27 絕塵室添濁

農曆年廿八。月底的工作特別多,Vivian四時左右跟我打報告,葱公公跟她說:「I won’t let Arthur do any more job today. He has to leave for family dinner.」百忙之中好像忽然覺得有點意外的感動,怎麼還能喚他作公公呢。她繼續跟我述說詳情,然後我明白,原來他替我擋了工作之後,結果是要我年初四一早上班,在十一點前把那工作完成。哈,要是我可以選的話,我還是寧可這晚留下來把它完成好一點。罷了,還是叫他作公公的好。

和家人玩了一陣子「紅心」、「拿破崙」和「八十分」的紙牌,回家。看見娘親今天早上來進行過「年廿八、洗邋遢」的戰績。六十平方呎大的房間,忽然變得一塵不染。窗簾拉開了,好像和外面的世界四目交頭,不其然打個招呼,相互觀照對望一番。玻璃窗分外透明清晰,自然的陽光爬進來,把我的秀色嫩木衣櫃嚇得含羞靦腆。我好好享受一番這個新房間的彌異感受之後,再次把窗簾拉閉起來。回復一個寂然的閉塞房間,只是地板出奇地亮麗皎潔,一派爽淨無垢的氣息。

這麼的一碧清爽,忽然讓我感到混濁。這種濁,當然不是當前的濁,而是曾經存在過的濁。驟然的清新,讓過去的塵埃都一下子明朗化,變成刻鑿似的實在。

塵埃潛移默化的所長,讓房間輕鬆而失落。

塵埃將會回來。

塵埃不是好東西。

塵埃有不得不侵佔的角落。

在對比之下,我混身都是髒兮兮的微塵。過去如是,未來如是,惟漏這一剎那。

Posts Tagged with…

Writ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