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香襲人

冷風從門縫和窗縫中透入睡房。被套內除了有棉被外,我還塞進一張春秋用的毛毯子、和一張夏天用的薄氈子。可是這份臃腫也蓋不住被窩的罅隙,好像被一磚一磚水涼豆腐包圍著。手機的響鬧鈴啟動了,早上七點十三分。身體還沒有能適應被窩內的溫度,更不用說拉開棉被後的世界。我繼續瑟縮在牀角輾轉,可是在半夢半醒間,知覺卻勝過睡意,積極地感受每一分冬意的侵襲。七點十八分,鈴聲又響了。好想用一塊巨大的石頭,把我重重地壓下去,讓我埋在溫濕的泥沼裡,忘掉冬寒幾時來臨,避開冽風剃頭颳過。七點廿三分,我乾脆把手機拖進被窩裡。它有電磁,電磁有能量;它的熒幕會發光,光有能量。它會震動,震動有動能。可以給我稍為暖和一點嗎?七點廿八分,今天是星期五,我手裡沒有握著鎗,冰箱裡的牛奶只剩下一杯的份量,桌上有一盒未吃過的綠茶朱古力。想到這些事情,我好像比較清醒了。可是清醒讓我更確認寒冷的感覺。七點卅一分,我自己起牀了。

地鐵有點擠擁,還好我還可以騰出空間來看書。過了兩個站,後面有人擠出來要下車,然後外面又擠進來幾個乘客。車門關上了,一陣茉莉花香撲鼻而來,擾亂我神往在小說世界的假想感觀。茉莉花花香透入我的嗅覺神經,一時之間好像把我拉進一個塵世花叢。我抬起頭,原來前方站了三名女子,他們都背著我,和我一樣面對著車門。鬈頭髮的正是茉莉花小姐。短頭髮的是水香小姐,而和我最靠近的直長頭髮,是非常清淡的檀香小姐。不曉得怎麼我居然會分辨得出她們來,不過對於氣味的距離和比重,好像都被那一襲迫人的茉莉花香打通經脈。

檀香花小姐遲疑地伸出手,有點不好意思地輕輕把手跨過門邊的兩人,稍為扶向車門。她被擠在抓不住扶持的位置上,顯得有點不安。我故意在抬著書的手臂上着力,那大概就在她肩膀的位置吧。要是她真的失了平衡跌向這邊的話,應該不會發生難堪的事情吧。

車廂搖啊搖的,檀香花小姐還真有點難堪,因為她總是跌向另一個方向。另一方向站著一個中年男人,頭髮削得剩寸許短,耳朵塞著數碼音樂,他一副正經兮兮的樣子,享受著連我也聽得見的流行曲。檀香花小姐撞向他時,倒像是跌向一尊毫無知覺的軟石像上。好不容易到了金鐘,三朵媚花徐徐飛散開去。香氣被人群擠出車外,車廂回復嚴肅和死板。我翻開書本繼續閱讀,可是香氣自然地從記憶中瀉溢而出,和正在發生的小說世界並不脗合。閱了兩行,我放棄了。

Posts Tagged with…

Reader Comments

  1. (MSN)傻人

    之前(應該好耐好耐之前), 好興一種西瓜味既香水, 都唔錯 …

    唔知係唔係男人老狗la 還是心如止水, 居然嗅不出, 又或受不了香水味, 只覺得嗆鼻, 仲有幾個噴嚏.

  2. hinarthur

    我為自己而寫,你為別人而寫;我的是小我,你的是大我。
    當然不可同日而語!

    其實只要香水稍為濃一點,我就會非常嗆鼻和難過。那種窒息感比吸二手煙更難受!

Writ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