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27 茶種、軟腿、車迷

早上到梅峰的茶樓吃早點。那裡的點心精緻不馬虎,最特別的是對茶的講究。我們被發給一張「點茶紙」,上面印上二、三十種不同茶葉的名稱,各依種類分別排列,甚麼普洱系、花茶系的,我們六個人點了三壺不同的茶。讓我印象較深的是,居然最昂貴的是普洱系列中的一項,每客需花六十八元。我並不喜歡普洱茶,大概是因為在香港的普遍性達到泛濫的程度,劣質的普洱茶通處都是,實在讓我難以相信同系列中可以有這樣的佼佼者。我們不過是點了些十元八元的茶試試看。我的味覺不怎麼靈敏,但這麼一派專業的茗茶氣勢,我倒很樂意花費來買這種新鮮的感覺。

下午去做腳底按摩,這又是我的第一次去領教的事情。和家人共五個,一起坐在客房內,被一些摻雜著盲人、弱視人、和正常視力的人服侍。替我按的是個壯漢,我本來還真怕吃痛,不過又抱著「總要一試」的試玩心情,期待地迎接。他說我脖子太硬,大概是對電腦太久之故。我想這個年代的話,十之八九也是這樣的吧。後來按腳底,隨他怎麼擠弄,也都只有右足那與「胃腸」相關的穴位,讓我有一點扭歪臉部表情,他說右足比較敏感,我的問題不嚴重。後來他按摩我的小腿和大腿,那簡直讓我受不了。尤其是那個小腿肌中心「肚眼」的地方,他每一按都幾乎讓我擠出眼水來。我問他:

「那是甚麼位置?」

「這個嗎?」

「啊!啊!對……」

「這是『承山穴』。」

我好好記著,便擔憂地問他:「這裡吃痛,是有甚麼病嗎?」

「嗯,沒甚麼,你不過是疲勞過度而已。按這穴有助消除……」
 
晚上回港,直通巴士在車站一開出便冒煙了。下車等了一個小時,終於有另一輛巴士來接載。甫上車便睡著。忽然醒來時,是感到車子在後退。原來司機在高速公路上入錯線,要倒車十多米走回另一個出口。快要退好後,有個乘客站起來,叫道:「不是這邊,應該直走!」司機乖乖地直走,大概這臨時替補的司機並不熟路。之後那個乘客分別站起來指點了三次,我們終於到達關口了。還好到關口便改搭「全日通」的港區巴士服務。不過送回堂妹回家,我到家時都已幾乎一點了。不過還是開了電腦一下子,沒做甚麼有建設性的事情,因為的確是累了。

Posts Tagged with…

Writ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