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25 往上行

下午在廣州的萬菱商場逛,那的確是個很大的商場,而且五花八門,各家大小店舖賣的東西都各具特色,完全不像香港的商場那樣,全不過都是價格不同的數碼產品。那裡的商店,有的賣籐器、有的賣電池、有的賣塑膠花、有的賣禮盒、有望遠鏡、有古董軍備、有絲綢錦絹、有貼紙有假山石有酒具,一個下午根本無法把他們逐一看完。很老實說,連我這種不愛逛街購物的書呆子,都看得有點心動。我最感興趣的,是一家賣刻了字的竹卷。

我在店裡看了一陣後,問老闆:「你們有賣空白的竹卷嗎?」

「呵呵,那沒有。」

看了一卷字體較潦草的,於是我又問:「這些卷軸上的字畫,有用手刻的嗎?」

「不不,全都是用激光刻的!」

有點失望。這年頭要找個漂亮的竹卷自己雕刻,還真不容易。
 
晚上在廣州吃了一頓自助餐,種類還算蠻多的,但質素真的太是平凡,難以回味。涼茶像變淡了的涼粉湯。所有湯都會冒煙,但都不燙,拿回來才知道原來是碗在冒煙。澳洲火腿肉很靭,不好吃,不過我覺得這和澳洲的荒涼蠻配合的。有一盆裝滿條狀透明物的東西,沾酸梅汁來吃的,我試過後覺得那是冬瓜,是個晶瑩剔透得很別緻的菜色,可是都沒有人吃過,無法證實那是不是冬瓜。
 
晚上打紙牌。玩了兩個小時「拿破崙」,兩個小時「八十分」,算是不錯啦。現在我玩紙牌,反而有點唏噓。我還是一樣非常愛打紙牌,但庸人自擾地想太多苛求,會驟然從極樂中錯遇慨歎,對凡塵的小我執著,徒生悵懷。

Posts Tagged with…

Writ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