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河花絮》第九又二份一話 越俎攝政

話說我今天經過拍攝現場,突然心血來潮,於是便向大小人員大大聲地說來探班,然後便攝手攝腳跑來後台的女化妝間。怎知一下子就給叫住了:

「幹嘛鬼鬼祟祟的樣子?」

我轉身一看,原來是祝曉倩。

「沒甚麼沒甚麼,我來探班的,沒有要來偷窺甚麼的。」

「哼!我問你,為甚麼我總是要演衰人?」

「不衰不衰,怎會衰呢?那是心思細密、胸懷大志呀!」

「我不管!你這樣胡亂寫下去,我決定以後也不參與你們那些甚麼甚麼神經病宴會了!」

「不亂寫不亂寫。祝姑娘要我怎麼寫,請賜教,我照著寫便是。」

「我不知道你要怎麼寫,要我想怎麼寫,那你還有甚麼事做?」

「是的是的。該是我寫的。」

「總之,我不要作甚麼圖謀不軌的事宜。」

「對對,仙眠冰女就該是個善良的人。不如就像幾位大俠所說,你就演一個心地善良、精明細心、活潑風趣、而流落風塵、為人欺負的雛妓吧。」

「不行!不行!別亂來!」

「沒錯沒錯,不能亂來。」

「哼!你自己看著辦吧!」說罷便坐上梳妝台前,拿起藍色緞帶把頭髮束起,然後開始磨指甲。

我想呀,這祝小姐呀,前陣子又說自己戲份太少,現在多一點,又要嫌角色不討好。哼,真麻煩。邊想著該怎麼個寫法,邊走出後台,又遇上汪琳正向化妝間走去。她見我來到,微感驚呀,但隨即冷笑道:

「哈哈,好高明的挑釁離間術嘛!」

「不敢不敢,都是言語上的把戲而已,當不得真!」

「哦?那是說,我把你說錯了?那是我該來跟你道歉才對了?」

「沒有沒有,沒有的事。千錯萬錯都是小人錯,娘娘明見萬里,明察秋毫。小的正惘然不懂下筆,還請娘娘賜教,指點迷津。」

「好,寫得高高興興的吧!別老是打來打去的。」

「哦!是了是了!就該有些歡樂氣氛才對!江湖朋友最講義氣,哪會整天勾心鬥角、瞎扯混打呢?」我心下想,江湖不打打殺殺,那也不叫江湖啦!但還是強顏讚道:「小的終於茅塞頓開,娘娘的卓見英明之極!欽佩欽佩!」

「看你資質愚魯,八成會把喜劇寫成鬧劇。」

「就是就是,娘娘知人善任,料事如神,連奴才的底細也是瞭若指掌。娘娘的喜劇情節,還請訓示訓示,好替小人開竅開竅。」

娘娘瞇一瞇眼,心中已有了打算,說道:「這樣吧,讓所有人都結婚去吧!」

「好主意好主意!」我轉念即想到,忽然全部都跑去結婚,那不是更胡鬧嗎?哪有可能呀?

娘娘笑得更有自信,道:「當然是好的,再來,替每人也添個寶寶吧!熱鬧熱鬧!」
「好呀好呀!喜氣洋洋!好!好!」唉,故事裡的每個角色都確有其人,一時之間哪裡找得到那麼多小嬰兒呢?說到結婚,我忽然想起一件要緊事,立即問道:「未知娘娘想安排哪一位小生,作為結婚的角色呢?」這種事情搞錯的話,說不定弄巧成拙,還是先問個明白才好。

「唔……我的話,找一個不是角色之一的就可以了。」

「妙絕妙絕!」這不是故意刁難嗎?不是角色的話怎麼結婚呢?要是我把那個「不是角色」的人寫出來,那不是他就正式變成角色,那我就前後矛盾了嗎?這種差事絕對接不得,可是又推搪不了。還是冒險一試拖字訣吧。於是我說:「男歡女愛、生兒育女等事,實屬人生大事,絕不可馬虎苟且。讓我從長計議,好好鋪排一下,把它搞得風風光光的才好。」

娘娘嗔道:「甚麼從長計議?快別拖拖拉拉的!給我馬上寫!」

「馬上?那……那小的才疏學淺,請娘娘開恩,但求三個章回內,必定給安排得妥妥當當的。」

「唔,孺子不可教。也罷,就三回吧!退下! 」

「喳!」


 

唉。傷腦筋傷腦筋。怎辦怎辦?都寫了九回了,嗯……九回。有了,十回一格……轉轉轉……反一反……亂搞一通……。試試看,希望混得過……

Posts Tagged with…

Reader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