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河傳說》第九話 纖釵豪鬥

過了幾天,仙眠冰女又發出邀請函,宴請大家到破輪小屋作客,小聚一席中餐。各人不禁想起冰女秘密籌劃的大計,自忖當天應該不曾有過甚麼得罪的地方,該不會又來下甚麼毒手才對。何況今趟的邀請名單上,也有玉娘娘的名字,這麼樣的話也該不會有甚麼危險才對。那破輪小屋倒是久聞大名,非相熟人士也不被招待,難得有這麼個機會,去吃他個花天醉地,活動活動朵頤也絕不吃虧。

來到破輪小屋,只見廳堂掛滿綠油油的翠藤植物,攀附在壁前廊下,桌椅都是實木裁切雕飾而成,一派原野綠林的景致,還播出綿綿的大自然配樂,傳來荒間流水淙淙之幽。

甫坐定,冰女身後卻閃出兩名女子,皆是少艾之年。一個短髮的,錦衣貴履、艷色芳華;另一個長髮的,素淨淡雅、卻不掩貴氣雍容。此刻出現,未知是何因由,想來多半又是冰女預先一早安排好的處境。

冰女揚手指向長髮少女和短髮少女,分別介紹道:「這位是安子婷,這位是施應珍。」原來新村有一十四女子,終日相依共處,每個都才貌雙全。無論到哪裡吃喝玩樂,總有為之垂涎的老闆們賣個便宜賬,請她們一客茶水甜點也是家常便飯之事。在新村之中也有點名氣,是以把這一伙天仙淑女,合稱作「衣鬢瓊十四金釵」。衣鬢瓊三字,出自古詩中的一句:「衣香漫漫搖鬢影,萬豔熠熠賽醉瓊」,詩句本形容女子的香艷,就連鬢髮的影子也能散發出清香的氣味,這種芳豔令人迷醉的程度,足可媲美佳釀醇酒。衣鬢瓊的國色天香,可謂名氣漸噪,及後竟傳至蕃外,被譯作不列顛文e-Banking,可謂譯音不譯意,原全缺了美豔的意思。

當前新村的三名女子,正是十四金釵中的其中三釵,分別是「仙眠冰女」祝曉倩、「綺國天使」安子婷、及「風雅凝虹」施應珍。

少不免恭維客套一番,小姨侍者走過來,和冰女點頭笑一笑,然後逐一詢問要點的餐飲,大家也一邊談論家常瑣事,小心不碰觸到任何敏感話題。轉眼間小姨侍者逐一端來飲料,卻聽見李布勾忽然大叫道:「哎唷,怎麼我還沒有點飲品?!」

冰女故作調皮地說道:「嘻嘻,你看,連小姨都討厭你呢!就是不給你喝!」

李布勾匆匆向侍者點了冰凍蜜釀檸檬茶,聳聳肩說道:「唔,沒辦法,我長得太帥氣,所以女侍者怕羞,不好意思走來跟我說話。」

施應珍道:「我看是太過其貌不揚,把人家嚇倒了才對。」

李布勾道:「別人的品味太差的話,那也是無可救藥的事情。也不能跟你們一般見識。」

安子婷道:「我看所有人的品味都和你有點迥異。要在天下間找到和你臭味相投的人,看來真的是可遇不可求。」

李布勾道:「哼,你才知道我是極品,萬中無一呀!」

施應珍接腔道:「極是極是,簡直是瀕臨絕種,死不足惜。」

李布勾本來也不怎麼當作一回事,反正侍應怠慢也不是首次碰到。只見冰女一副挑釁的嘴臉瞪著,想起剛剛小姨侍者和冰女交換眼神的打招呼,肯定是故意安排好來作弄自己的。初認識的兩名女子,開口便唇槍舌劍,來者非善,一副早有預謀的架勢。又見群雄都好像在微微竊笑,更是怒火中燒,難以忍受。一時按捺不住,大叫一聲:「豈有此理!欺人太甚!」架起雙拳,逕向施應珍的琵琶骨揮去。施應珍見來勢甚猛,也不敢正面相迎。當即肩頭一矮,接著一個側翻,讓出一段距離,雙手已各握一把呎長的短鋼釵,兩釵的柄末分別繫上花紅和花綠的流纓。一個箭步,又上前與李布勾纏鬥。

只見安子婷從袖裡探出一物,卻是件翠綠仙棒,前窄後粗,棒上繡上一行銀白色的字句。一縱一躍,也在李布勾身上點打。過不了兩招,已見李布勾的截拳狠猛剛烈,兩釵一棒猶似三隻花間嫩蝶,卻在飛撲閃躲拳飛腿踢。冰女見勢頭不對,伸手向髮後一拉,只見她的束髮飛揚披散,手中已多了一條半丈長的湛藍緞帶。她大叫道:「不得傷了客人!」旋即揮緞而出,舞出一條電光似的青龍,也向李布勾身上招呼。

三柔對一剛,也不過是鬥得個旗鼓相當,只因李布勾盛怒之下,出手更顯狠戾,而三女見他拳風勢銳,也不敢隨便跟他打近身戰。但畢竟以一敵三,體力上定然吃虧。再鬥得幾回,冰女的緞帶已拍中李布勾的右臂,飛出一點綿絮。李布勾只感到一陣酸麻,暗自吃痛,卻見一根仙棒已攻到腋下,兩枝鋼釵又攻到胸口和剛受傷的右臂,於是奮身一博,欺身撲向施應珍。施應珍一驚,但未見這一撲有何變招,未想及如何招架,即急欲向後迴避。原來李布勾的撲勢實為虛招,左拳早已運勁蓄力,乘著施應珍以仙棒護身而退時,猛拳直擊那翠綠仙棒。仙棒當即應聲斷裂,但兩枝鋼釵卻已迴避不及。

「啪、噠」兩聲,兩枝鋼釵勢道一偏,竟擊了個空。

「咳……咳……這果兒真硬,嚼頭不好。」陞君又咳嗽一會,大家也已看見兩枝鋼釵旁邊,旋轉著兩顆花生核。

娘娘柔聲說道:「過來吃飯吧,別把茶客嚇倒了。」

眾人眼見這倏然爭執,不禁想起幾天前秘密商議金盆之宴時的光景。當日李布勾擅離議席,冰女定是懷恨在心,伙同兩女來一個下馬威。故意在言語上加以相激。要知李布勾天生好辯,在言談上來個誘敵之計,把他激怒得先行出手而理虧,也不是甚麼不可能的難事。

雖然娘娘出面調停,眾人表面上都偃旗息鼓,但娘娘也察覺出有些甚麼不對勁的地方。只是宴會之事,確也藏得極密,各人心下各懷鬼胎,都準備見機行事,所以也還傳不到娘娘耳伴。不過群雄眼見這個小娃兒冰女行事敢作敢為,似乎嶄露頭角意欲脫穎而出,已是不爭的事實。於是都各自盤算著,該是奉承獻媚,還是冒險逐鹿寶座呢?

Posts Tagged with…

Reader Comments

  1. hinarthur

    之前又嫌少戲份,而在又嫌角色不討好……
    等我先調查並學習一下好人和衰人的定義……
    不如都把故事中的「宴會」改成「茶會」「舞會」等,那麼你就唔會出席到宴會啦!

  2. hinarthur

    小玲識果個出版的人兄,真的是不理故事質量的嗎?是的話可要介紹我認識認識!

    離間嘛……真金不怕洪爐火的話,不妨不妨。只怕木先腐而後蟲生……

Writ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