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河傳說》第八回 金盆密會

光憑著一幅丹青,要找出下蠱的人原也不是易事。急火鈴兒的畫功已可達亂真的境界,而畫中人的相貌出眾,就算混在人叢中甚或是喬裝改扮,應該也不難把他認出來。可是娘娘考慮到幕後主謀不一定就是下蠱的人,不欲打草驚蛇,所以都只是暗地裡查訪。這麼一個顧忌,追尋的進度也就不那麼順暢,是已十多天以來,娘娘就忙著四出各處,滿懷憂心疑慮,勞心勞力之下,自也顯得玉容憔悴。

正當娘娘逕自忙亂之際,另一邊廂,仙眠冰女卻向群雄發出檄文,號召各方豪俠,三天後進行會議。文末特別註明,會議須祕密進行,莫得走漏風聲。大家收到邀請,均是心下駭然,不曉得這個新村的小娃兒在玩甚麼把戲。檄文中並沒有說明商議的主題,有的猜測是和日前的下蠱事件有關,有的猜是和娘娘退隱的事宜,有的猜是甚麼朝廷的差事,只是怎麼想都不過是悶葫蘆瞎猜,始終是惘無頭緒。

好不容易等了三天,各門派的人物都聚首一堂,卻是遲遲都未見娘娘出現,各人都惴惴不安。只見冰女點一點人數,便開口說道:

「大家都應該聽到有關玉娘娘即將退位的事情,須知這是江湖上的一件大事。有感於娘娘對武林的貢獻,我們將於元年二日,舉行金盆宴會,感謝娘娘的恩惠之餘,也祝賀娘娘光榮引退。今天請得大家到來,是要商討一下慶典的事宜、及禮物的籌備。不知大家有何意見,但請坦誠發表,好讓儀式搞得風光盛大才好。」

大家面面相覷,心下想道:「娘娘退隱之事,不過是謠傳,從來都沒有正式宣佈。今日要兀自舉行甚麼金盆洗手的歡送會,那不是分明要另起爐灶嗎?究竟冰女是新村的人,於朝廷的事倒是瞭如指掌,或許消息的確靈通也說不定。只是若此刻出言贊成,說不定就被冠上『反娘娘』的惡名」,但若出言反對,又好像顯得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福。」各人都不願吃這個「先開口」的眼前虧,盡皆默言不作聲。

冰女掃視群雄一陣,見沒有人說話,於是輕輕地補充道:「這次宴會,須得悄悄地進行,莫要給娘娘知曉,要給她一個驚喜才好。」

眾人更是一驚,心下都是一個念頭:「這不是分明要造反麼?甚麼歡送祝賀儀式不好辦,也都是個光明正大的事兒。這卻要來個驚喜的會,不正是謀朝篡位,覬覦娘娘之寶座嗎?原來是要辦一個鴻門宴,想必是宴會當日就下手行刺娘娘,然後就黃袍加身,自立為娘娘。這司馬昭之心,召聚群雄集會,八九不離十,就是要試探各大門派的首腦,看看各人是要承認冰女的地位,還是要唱個反調。」群雄有的惱怒,有的躊躇,有的就遲疑著要巴結這個未來的娘娘,卻仍是沒人敢率先表態。

還是道長沉得住氣,緩緩問道:「請恕老朽孤陋寡聞,玉娘娘要退隱之事,未知是否屬實?冰女又何以如此斷言?」

冰女微微一笑,說道:「娘娘退隱之事,葱公公已向聖上稟告。聖上有感於娘娘的豐功偉績,決意要辦一場盛宴。難道江湖上的朋友們,反而不承娘娘的情麼?」

原來這個葱公公,本姓曾,名粥,字加葱,以前也是個綠林土豪,後來受了國舅爺的豐賄,歸順朝廷。多年前江湖上發起過一次叛亂事件,這位舊綠林人士便奉命征剿,以一套「神行四萬」技壓武林,平定了那次亂事。當即成為國舅座下第一紅人,同時又仗恃公公的特殊身份,與國舅裡應外合,對朝廷的影響力幾可亂政。至於何以曾加葱會踏上太監之途,又自是眾說紛紜,外間忖測之聲不絕,卻摸不出箇中原委。

冰女以朝廷之說,來證明玉娘娘的去意,原該是確鑿無欺。可是朝中之事,江湖人士無從探得真相,就算是憑空捏造,騙得大伙兒服從也未可知。

朱德螂道:「要是玉娘娘當真退隱,咱們自當并力支持。只不知冰女有何安排?」

冰女道:「要舉行盛宴,須得找個所在。未知大家有何建議?」

陞君倡議道:「天行者的朱門府邸,裝潢潔淨、庭深廊闊,舉辦盛宴確是一流選擇。」

朱德螂大驚,可不想馬上背上反娘娘之名,立即搖頭推道:「敝宅簡小僻陋,小家子聚一聚還可,要辦個盛宴的話,可折殺娘娘尊貴的福氣呀!」
冰女見無人應對,又緩緩問道:「要辦娘娘的金盆宴,須得豪華體面才好。要有絲竹管樂才夠熱鬧,亦要有烘爐赤灶才夠派頭。」

只見護法使謝寛搶著說:「不嫌棄的話,舍下稍加修飾,倒可聊供一宴。」

冰女媚眼笑道:「如此甚好。」她見眾人都沒異議,又續道:「另外也要準備幾份厚禮,以答謝和感恩娘娘多年來對江湖的貢獻。這些禮物,必須各人親手動工,不得以坊間現成之俗物權充,才足以表達大家的真誠心意。不知大家有何建議?」

各人又是大眼瞪小眼,霎時之間一連串的變掛,腦中早已混亂了,哪還能出甚麼主意?

冰女於是點點頭,道:「小女子這邊有個主意。大禮可分成四項,大伙兒合力出謀劃策,一起出一分力就是了。第一項,是一份『玉代畫冊紀念誌』,誌中將輯錄各大門派的簡介和特色,所以各人自當各撰數頁,最後再結集成一本,送交娘娘。第二項,是寫一首『江湖花花送別曲』,書上雅致而莊重的詞,在宴會當晚演奏。第三項,是作一份『黃道吉曆』,記載日中盛大的日子,並手繪各月中具代表性的書畫。第四項,就著手策劃宴會當晚的活動事宜,從酒饌佳餚、影音佈置,以至於遊樂牌戲、舟車接載等,讓娘娘有一個畢生難忘的送別會。」

眾人見這般的計劃周詳,儼然是早有準備,還有護法使的一唱一和,宴會的事宜已是蓄勢待發。

冰女又道:「這個第四項的宴會安排,我和謝寛準備就可以了。其餘的禮數物事,務請各方群雄共同合力,以惠娘娘提攜之恩。」

大家原本還在心下計較,那門子的禮物最好辦。聽說到冰女搶著要作宴會的事宜,才隱隱感到不妥。娘娘不知其事,此疑點一也;冰女獨籌宴會,並早已深思周密,此疑點二也;宴會地點選在各人都感陌生的地方,此疑點三也;要群雄各自埋首製作過份精美的大小禮物,無非是要大家無遐細想其中的陰謀詭計,此疑點四也;親自先搶去宴會安排的差事,此疑點五,也著實豈有此理,分明是要設下埋伏,等宴會當晚暗行刺殺,要是有反對的人,也就順便一舉殲滅,從而榮登娘娘之位。

只是這幾處疑點,大伙兒也並非全都想透。有的想到一兩點,有的想到兩三點,卻也不足以斷言冰女的圖謀。只知道外表飾以隆重盛大的金盆宴,內裡葫蘆在賣甚麼藥,卻是其心叵測。

李布勾忽然叫道:「禮物的事,就別算我那份了。宴會當晚我出席便是。這就告辭!」說罷就轉身離去。眾人總常瞧不起李布勾怪異離群、說話有欠客套和禮教,但此刻看著他就這樣瀟灑離場,卻滿心欣羨他的豪爽不羈。

自從玉娘娘退隱的事傳出後,怪事便常發生。上次下蠱的神秘人物還沒有下文,現今冰女也密謀作反,自都是和這個號令天下的寶座有關。大家對神秘人物的瞭解當然無從掌握,但冰女相處多時,也真瞧不出她會個心思細密的角色。說不定背後有甚麼人暗中籌劃也說不定,也有可能,會和那神秘人物有關也不一定。大家眼見冰女身為新村的人,有朝廷撐腰,說不定他日真的會成功登位成新一代的娘娘也說不定。於是各人決定,暫且順從冰女的安排,再作打算。

Posts Tagged with…

Reader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