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泣賊

嗅到暖淚的甘甜,於是我無恥地用軟紙兜盛著。

淚兒把紙上的墨水化開,離散成飄渺的符號。

我把它寄出。

收件的人,看不見淚水;落淚的人,看不懂符號。

盜賊畢竟是盜賊,但大樹不該變成樹精。

Posts Tagged with…

Reader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