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之後

之前看完劉以鬯的《酒徒》,歎服得不得了。我想大概自己以經過了村上春樹的沉迷期了。回想起村上春樹的作品,好像都在輕逸飛舞,而劉以鬯的意識流,卻踏實地緊緊地拉著我的思路。從來都覺得村上春樹的作品,就像毒品那樣,看時迷醉,不看時牽掛。不過毒癮深了,可能會抗藥性發作,於是對於村上的迷醉,會有點麻木。讀完劉以鬯,覺得自己移情別戀了。有點不捨讓我啟蒙的村上,也不捨陪我走了十年的村上的心中地位。

姐姐遞給我的《黑夜之後》,我擱置在書架上好幾個月。是因為不是長篇小說嗎?是因為鍾愛的壓力?是因為貪新的野心?

我從書架上拿出來。

看了加起來的幾十個地鐵站車程。

闔上書。

我傻笑。

村上春樹,還是個了不起的人物。我又被迷醉了

他的描寫的確充滿電影感。尤其這一本,徹底地用攝影鏡來做第一身。他用句子來完成的剪接,跳脫得動感迫人。他的場景佈置,根本就是由他敏感的視線放射出來的。目光觸及之處,都那麼的平凡,那麼的實在,那麼的生動。每一件物事,都變得有生命;每一個動作,都堅實而必須。

長篇的角色獨話,一直都是他最扣人心弦的把戲之一。當中角色那些半現實半虛幻的話語,優雅得不現實,卻角力得悠長而寛廣。好像有兩個皺巴巴的天使,在我兩邊拉開一個滑溜溜的甜蜜空間,讓我在裡面嘴嚼皂泡。

又大又小的比喻,讓我好像走進樹林深處的奇幻糖果屋,眼前的小用具是糖果,包圍我的也是糖果。每一處都是糖,每一塊糖都是恰當的造物,理所當然地存在,看起來比真實的實物還要妥當。

愛上還在生的作家,實在是一種幸福;愛上還在出作品的作家,那是抱著他的書去睡覺都會偷笑出來的癡醉極樂。

不過是想能夠隨心所欲地寫,我都還沒有學到這種豪邁。就算是明明知道沒有人會去欣賞。

Posts Tagged with…

Writ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