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Best of Youth (意大利)

從來沒有試過脖子都酸了,一邊一手按著肩膀,還一邊在同時又哭又笑,光是這份官能的震撼,花個半天和幾十元在黑房中度過也實在充實。

我對意大利的背景一竅不通,只是看了簡介,被其中一句簡介的描述所吸引,這句話大意是:「一個精神病人少女,讓兩兄弟分別踏上了精神科醫生和警察兩條路。」前者倒屬平凡,而後者的轉變,感覺不出相互之間的直接關聯,那種莫測的引力,就把我吸引到影藝。趕上一個早場,才發現原來片長六個小時!這是那門子的電影嘛?到底是濃縮了的精華連續劇,還是又長又臭的歷史贅述片呢?幸好影片分成兩段,先買個上半部,不好看就走吧。當然,看完上半部,簡直是欲罷不能,不免怪責影藝怎麼要停半個小時才讓下半部開場呢,那實在難熬呀!

戲中的每一個角色,都彷彿是個活生生的親朋,很容易被牽引到他們的世界。尤其是成長的幾十年,很流暢地勾出人生中的轉捩點。無論是化妝、服裝、還是演技,從年輕到中老年,都雕畫得精巧細膩,不禁會懷疑這部電影是不是花了幾十年,等他們一邊老化、一邊拍攝的。走進每一個人的背影故事,瞭解得深刻入骨,離開電影院時,實在有點失落,好像要跟多年的知交別離的感覺。

哥哥尼古拉(Luigi Lo Cascio飾),他的魅力迫人。縱是風流,但宅心仁厚,一顆熱血的心,慢慢熬出成熟的幽默,順暢地流入豁達的人生觀。雖然他的寬容,可能做成困擾,但他無瑕地面對當下,感染了身邊的人,當然也感染了觀眾。他是個完美的哥哥、完美的學生、完美的丈夫、完美的爸爸、完美的岳父、完美的醫生,應該也是完美的情人。人格完美的人,實在非得配上坎坷煎熬的人生,才可成就電影的故事張力。

病人佐珍(Jasmine Trinca飾),誠如尼古拉所說,有一雙靈巧的眼睛。她的敏銳感性,被畸形的社會壓抑得深深地埋藏在標籤之後。大概是由於海報以她為中心的關係,讓觀眾無法不無時無刻祈待著她被捉走後的重逢。雖然她的戲份不多,但站立於意大利政治變革的塵囂之外的,正是這一位羞怯的姑娘,無聲地牽引著兩兄弟的心勾,和諧地搭上他們,無論是天涯咫尺,還是天上人間。她在海報上漫不經心的眼神,就是那麼的具有震撼力。

饒富音樂和數學天份的朱麗安(Sonia Bergamasco飾),是一個智慧型的才女。大概是這麼一個優秀的人,才配得上完美的的尼古拉;也恰好是這麼一個不甘藏鋒芒的女人,才堪以在完美的尼古拉人生上,重重地烙印上缺憾美。朱麗安的極端行徑,把尼古拉推向另一頭的極端豪邁和豁達。尼古拉阻止不了弟弟,也阻止不了妻子,卻從而練就他和女兒間的情誼。朱麗安雖然是個不舒服的角色,但在和平世界和黑手黨的矛盾衝擊下,卻用人性的仁心,平衡了一個小我的聚散。

攝影師米雷拉(Maya Sansa飾),是一個典雅的瑰寶。她沒有背景,沒有牽掛,擁有甜美的自然笑容,和隨心的率性。她有一份爽朗的執著,讓她可以看著目標,專心一致地向前行。她和佐珍兩個人,都是讓人覺得戲份嫌少的角色。佐珍是個吊胃口的角色,好像巴不得要把所有人擁在一起大合照似的魅力;而米雷拉卻有相逢恨晚的鬱鬱,她揹著全世界最羨煞人的遺腹子,獨自無求地撫養成人。她和尼古拉在船上無言的那一幕,最是扣人心弦:雙方甚麼都沒說,只是兩人的眼神,然後是遺腹子的獨坐,導演已耍戲法般地把情緣繫上,這個伏線動人而優美。

動盪的時代,總鼓勵著人可以無負擔地追隨自己的理想或夢想。故事中的主要角色,大致上都是澎湃地去實踐自己,想做就去做。而當中一個最具代表性的,當數弟弟馬迪奧(Alessio Boni飾)。

他是一個最耐人尋味的角色。孤僻而瀟灑,感性而不可理喻,衝動而浪漫。從頭到尾,他總是做著讓人無法理解的事情。例如輟學、從軍、棄戰當警察、和米雷拉關係中的遲疑、直至除夕夜的籌劃…。他從來不向別人解釋,也當然觀眾也沒法明白,而只能猜測。不過正好是這個不定向的因素,增加了故事的驚喜和意外。到底佐珍被捉走,和當兵有甚麼關係?能促使他離開文學夢想、離開哥哥、離開朋友,而去尋找紀律和規律。這大概就是一個浪漫的文學家,活在亂世的掙扎。他有神秘的魅力和迷人的眼光,相比起哥哥的胸懷,弟弟就像煙火般的燦爛,輝煌卻短暫。旁人可能想不到他的輕生有甚麼意義,但對他來說,大概是他覺得不輕生也沒有甚麼意義,才作出此抉擇的。

電影中有兩句對白,讓我最深刻的。第一句是平凡的幽默句,是尼古拉對爸爸說父母經常吵架的時候,商人爸爸隨口答道:「吵架讓人腦袋靈活!」第二句最發人深省。那是尼古拉女兒要結婚時,徬徨於不知如何面對被自己怪責了多年的媽媽,尼古拉反問女兒:「你現在過得開心嗎?」女兒答:「開心!」尼古拉以一貫的從容說道:「開心的話,你就應該寬恕她了。」

The Best of Youth,怎麼中文譯名會少了「青春」的元素在內呢?不過當然,六個小時的長片,不同觀眾把重點放在不同地方的機會就更大了,何況故事包羅萬象,而我也還不曉得意大利文的意思是甚麼呢。倒是我個人的看法,電影中爆發得最燦爛的,確實是青春的果敢和隨心所欲。這一種豪邁,倒是在太平盛世的現今,理所當然地成為稀物了。

Posts Tagged with…

Write a Comment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