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途悅歷

怎麼自己會那麼喜歡走路呢?我原本以為,那不過是其中一個我吝嗇的病態行為。但漸漸地,我發覺自己陶醉在走路的當兒。是我逆來順受的能耐昇級了,還是真的有一個走路的境界,讓我能夠投入而忘我呢?

從中環走回北角的家,不過花一個小時。最優美的路段有二,第一須要數從大會堂走到演藝學院的海旁路線。這大概是我在中環上班以後才開始走的路線,以前實在太少到中環一帶了,白天走這一段也並不適合。陽光會把幽靜給蒸發掉,而且那裡總是在修路還是建築甚麼的,白天時份少不免會有所沙塵。我嘗試過經UA金鐘那邊的電車路走,可是就是嫌交通燈太多,又人來人往。海旁那邊,不過是永遠都有一個解放軍直挺挺地在站崗,之外的就後少會遇到超過十個人出現。

第二段,就要數維園了。從皇室堡對出的入口,一直走到籃球場那個出口。維園可從來都不會人少,尤其是星期天,熱鬧得達到嘈吵的地步,那可絕不是我享受的維園。不過一般情況下,在那條樹徑下走,倒是舒適怡人的。這回倒是白天走比較妥善了。或許植物在光合作用下,真的比較能散發出安逸的撫慰。不過我想更重要的,是晚上的樹徑,我總覺得有很多人在那裡吸煙。甚麼尼古丁香,不得不讓我急起步伐直躲,哪還能談甚麼陶醉呢?

走路,成為我最近的一個美好的思考時光。平時真的是鮮有能停下來,稍一停下來,要不就是在公車上追閱小說,要不就是兩尺之內必有的一台電腦,那條插在電腦後的網絡電線,把天涯海角都掛上倒勾,好像一切都盡在其中。那種包羅萬象的誘惑,太容易讓人忘卻了自己的存在了。永遠看著身外物,自我的存在也變得模糊。而走路,讓我的思緒和觀感清空,騰出時空,讓我摩拭被埋藏了的單純概念。

這種曼妙的走路境況,也是有所條件規限的。譬如在密集的街上就不行了。像銅鑼灣一帶,踏步都要留意著會否撞到途人,入定的思緒少不免會較難集中。另外,最好是一條走慣了的回家的路,這樣方向和街角都無需分辨,雙腳都可以自行步出路徑,不用勞動大腦的判斷力量。當然,選擇回家比較不會考量匆忙的問題,要是趕著去赴約的話,也是無法做到隨心所行的。

嗯,最近好有一些雜亂的念頭,都是在這兩段路上有所得益的。多走點路,確也有點好處。

Posts Tagged with…

Writ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