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言的錯遇

開了門鎖,進入男厠。看見一個灰髮稀疏的老頭面壁解手,他單手撐腰,單腳曲站,挑起下巴。手裡握著一把厠所門的鑰匙,鑰匙扣是一個手掌般大的厚身透明膠板,我猜上面大概會有一個藍色的人形剪影吧。這個解手的姿勢,我怎麼看都覺得不大舒服。實在是很好奇他是經過那幾個步驟,而發展到此刻這個瀟灑的姿勢。我猜這時候他的嘴巴,一定是得意地翹起來歪向一邊,裝出一副漫不經意的樣子。

我繼續辦理我要辦的事情,就在這個骨節眼上,他發出一記震盪空間的響屁。唔,廁所裡再沒有第三個人,這無疑是雅緻的厚禮。一個密閉的空間,一個不用鑰匙就無法打開的場所。兩個相逢而不相識的過路人,在此時此地邂逅,冥冥中自是同樣抱持著一份慾望,一股要解脫的慾望。應和著流水淙淙、一闋爽直的鳴奏,悠悠地拉出韻律,曳然而止。一廂饋贈,物輕情義重,盡在不言中。

我脹紅了臉,心跳加速。對於他的突如其來,我錯愕得不知所措。腦袋失了常理地運作,竟然逕自思考著要回禮的事宜。可是霎時之間,我又哪來這種收放自如的本事來獻禮呢?

他豪邁地一個轉身。我默默地聽著他的腳步聲,漸行漸遠,沉健而決絕、爽快而不拖泥帶水。重門咿呀地一開一閉,他已離開了。我才駭然想到,他沒有洗手!

我站在盥洗盆前,呆呆地看著鏡子。看著他剛剛站著的地方,彷彿還有他的殘影屹立著。他攜著乾爽的手離去,這是何等的氣派,坦坦然不拘小節,堪稱男人中的男人。

正想離去,但看著門把,讓我遲疑了。我看不見門把上有甚麼異象,但上面一定有一重揮之不去的痕跡,是那個男人中的男人的告別之作。

離開,需要勇氣。留下來,聽著那雷鳴迴盪,更需勇氣和堅定。我恨自己的遲緩。我總是太過悠然,以至會遇上今日的窘境。要是我能夠更乾脆、更爽快,那麼這刻,我一定可以跟上他的步伐,一起闖到清新的世界。

可是,留下來的只有懊惱。我註定要被男人中的男人戲弄、被他離棄。

Posts Tagged with…

Writ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