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樹人

妳大喊道:「我要教育!」

然後妳聽了一個並不華麗的故事:

「荊棘伸長了手,長滿倒勾的長葉乘著風,作勢拉鋸。於是她從手提包裡掏出指甲刀,替抓狂的野綠修整一下,省了幾行血絲。

「白鴿飛到她肩膀。她解下腳環上的卷箋,上面寫道:『掛念‧速回』。她從袖珍日記簿上撕下一頁,寫上『張飛‧知還』,便捲起紙兒塞進鴿子的腳環上,放鴿張飛。

「一池耀目四射的淺金灘,貴氣光芒。她用路上撿到的鑽石杯,俯舀一瓢流金。可是金鑽的沉重,有如揹著六十隻白鴿。於是她把沉重,放在第一個遇見的地藏王像前。

「蛋糕山一層一層由大至小疊上去,最高那一層站了一個戴著花冠滿面通紅的禿頭人,他一邊四處招手,一邊被下一層的人扯下去。

「三頭蛇和靛蠍子正並肩而行,談論著蜜蜂妹妹的婀娜。於是她又翻著手提包,掏出一瓶甘草奶油味的香水,對準蛇蠍噴了八秒鐘。

「來到桃李樹下,她倚樹而坐。調勻氣息,內觀心田上的嫩苗,逐漸成長:冠頂長成鸞頭慧首,短葉展成豐羽傲翼,屈根作爪,一蹬衝天。」

妳聽完故事,又被問道:「妳還記得妳跟我講的這個故事嗎?老師!」

妳微微含笑,似乎濕了眼眶,搖搖頭說道:「你可別跟人說哦。嗯,其實她沒有帶指甲刀,全都是用指甲銼磨的。呵呵呵!」

註:參加喜菡文學網第二屆小說獎(500字極短篇小說)落選作品。

Posts Tagged with…

Writ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