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沙熱跑

石頭蝸從小就很喜歡運動,尤其是跑步。早上太陽還沒有完全冒出來的時候,他就開始獨自在迷矇的路上緩跑。那個時份霧氣都很重,皮膚能分外充滿涼快的刺激,精神也會越跑越起勁。今天他跑完步回家,打開唱機,播起前幾天經過火車站時買的「黃鶯交響曲」,點了一根甜玉米香味的蠟燭,滿身大汗地去洗澡。

郵差來敲門時,唱機正播著第三首歌的尾段,隱隱約約能聽到後面傳來轟隆轟隆的聲音,他猜想那應該是火車剛巧經過吧。雖然算是一點瑕疵,但聽久了反而很習慣,覺得那可能是編曲者刻意配進去的效果也不一定。他一邊用浴巾擦拭著身體,一邊想像編曲的人一手拿著指揮捧,一手拿著火車的時刻表,一眾黃鶯凝神地等著唱歌的景況。他不禁對自己說:「真不簡單啊!」

他撿起從門縫掉進來的郵件,原來那只是一張宣傳單張而已。上面用斗大的字體寫著「賽跑」兩個字,然後下面細小而歪斜的字列明這次天鵝盃長跑比賽的細則和參加辦法。反正最近好像沒有甚麼特別的工作要趕著處理,他就決定不如去報名試試看吧。不過天鵝盃這個獎也實在取得太差勁了點,盃真的是很沒用的東西,頭低下去不就喝水了嗎?倒不如叫作葡萄乾比賽、或者水果盤長跑來得吸引人。不過也沒所謂了,大概是天鵝象徵很快的意思吧。

既然要比賽,不如今天就去報名吧,隨便開始為比賽進行一系列的特訓。

他在額頭上綁一個汗圈,細心做了柔軟鬆筋的動作,深吸一口氣,自信滿滿地出門了。他經過市集,一面粗聲喘著氣,一面和菜場的飛蛾老板打招呼。跑過熱鬧的網吧時,蜘蛛老闆出來嚷道:「又跑步呀小蝸?看你跑那麼快,我的網絡速度都快跟不上啦!哈哈哈哈!」有兩個瓢蟲師奶在交頭接耳地說著悄悄話,但看見石頭蝸賣力地跑步時,都不禁對著他喊:「加油哦小蝸子!越跑越快了哦!」石頭蝸點點頭,微微笑一笑感激。只有蟑螂老大最討厭,整天戴著一副墨水眼鏡,叼一根竹簽子兒,冷冷地啐道:「蝸頭兒,剛看你滿頭大汗的死奔活跑的,我進去喝了兩杯咖啡出來,怎麼你還在原地呀?」石頭蝸沒有理會蟑螂,他知道蟑螂本來就是一個尖酸的混混。和沒有見識的混混爭辯,只有徒增他們的氣焰而已。世界上就是有很多心胸狹窄的人,他們都沒有尊重別人的意識。改天等他們一不小心栽著釘子兒,看他還怎麼擺一副得意樣子。可是,多半沒見識的小器鬼,自省能力都特別差。

到達報名辦事處,在一個正多邊形的薄窗後面,站著綠蜂姐姐。她友善地展開微笑,好像同時間房間內的燈光變得柔和了。

「午安!」

「你好!我想報名參賽。」

「好的。你叫甚麼名字?」

「石頭蝸。」

「是石頭的石嗎?」

「嗯!石頭的石,石頭的頭。」

「石頭有頭的嗎?」

「啊?」他不曉得那是甚麼意思,於是繼續說:「蝸牛的蝸。」

蜂姐姐笑一笑,然後低頭在表格上填上很多資料。石頭蝸舉頭看看牆壁上掛著的照片,有一張是川蜂后挺著大肚子的側面照,有一張是好幾個奇怪的盃狀物靠在一起拍的。還有一個長長的白板,第一行寫著「參賽名單」四個字,然後下面用藍色筆寫著很多不同的名字,和旁邊括弧裡的編號。他隨意讀了幾個名字,有的叫豬豬,有的叫杰老鼠,有的叫牛,還有很多不知名的報名者。他嚇了一跳,原來喜歡跑步的還真不少呢。

「這次有很多參賽者報名嗎?」石頭蝸不禁想探一探競賽的情況。

「對呀,我們正式的宣傳還沒有開始,就已經不斷湧來報名了。大家的觸覺都很敏銳啊!」

石頭蝸想起下雨的時候,自己總是最後一個才跑回家的。不覺有點臉紅。「大家的名字都好奇怪哦!」

「嘿嘿,對呀對呀。」

「好像都看不出來是甚麼來歷的。」

「嘻嘻,我跟你說哦,剛剛有一個參賽者哦,他說他叫竹葉青!」

「竹葉青?那也是動物的名字嗎?」

「嘻嘻,到比賽那天你就知道了。保証你嚇一跳哦!說起來,我也想問你一下,你是蝸牛嗎?」

「當然了。看不出來嗎?」

「哦,我看你反應蠻快的,一時沒想到。」

「嗯,我平時都有鍛鍊的。」

「了不起呀!」綠蜂露出讚賞的目光,「那麼,蝸牛也是牛的一種嗎?」

「牛呀?我自己也說不準。我猜是吧,難不成蝸牛是屬於蝸嗎?」

「那倒是。」

石頭蝸用心記著蜂姐姐說的每一句話。他把號碼布藏在沉重的背包內,然後跟蜂姐姐說再見。綠蜂又掀起迷人的微笑,石頭蝸看見這種笑法,覺得很甜蜜。他想,蜂姐姐的笑容一定是灌過蜜糖的。

回到家已經很晚,石頭蝸縮成一團,就那樣睡著了。

比賽那天的一大早,石頭蝸就如平常一樣起來,可是心情卻有點不同,因為今天是個特別有趣的日子。他修理了一下鬍鬚,花了一點時間把編號布貼到背上。出門口前,他對著櫃門上的大鏡子,看一看自己,一副精神飽滿的樣子。他感覺今天的氣色很不錯,直覺會是一個愉快的一天。

他輕鬆地到達出發場地。那邊非常熱鬧,塞滿了各個角落。可是似乎天不作美,黑壓壓地沒甚麼陽光摻得進來。石頭蝸隨著召集的廣播,來到出發的區域內。他閉起眼睛,感受著四周的沉靜氣氛。那是一種很舒服的感覺,全場肅嚴地等候著,似乎可以聽見大家急促的心跳聲,還有零落的吞口水聲音。心中想著的,是一個重複的影像:那是自己破繭而奔的神馳。飛奔的速度,像眨眼間就到達終點。重複、重複、不斷重複地展現。

「啪!」槍聲宣佈比賽開始了。石頭蝸作出奔跑的動作後,才緩緩張開眼睛。他發現,原來天空已經放晴了,而且漫天飛沙,視野也變得模糊不清。剛才擠迫的熱鬧也消逝了,頃刻之間,所有參賽者都不在場!是完完全全地消失,不留痕跡的。到底發生了甚麼事呢?石頭蝸怎麼也想不通。從閉眼和張眼之間,不過是短短的時間裡,雖然自己進行了重複的神馳,可是也不至於改變身外的環境才對呀。

他一邊跑,一邊四顧張望。終於看見一隻蚯蚓在身旁同跑,他才好不容易定下神來。

「你跑得蠻快的嘛。」石頭蝸算是找到適當的言詞。

「呵呵,不算快了,」蚯蚓自滿地笑說:「要不是上星期我扭到腳,肯定更快!」

石頭蝸低頭看一看,可是一時間看不出他受傷的腳在那裡。「不痛了嗎?」

「嘿,一點兒苦頭算甚麼?賽跑的話,還是得來呀。」

「你好像很喜歡跑步哦?」

「你說甚麼呀?不喜歡跑步的話,還來這裡做甚麼?我蚯大爺不爽做的,就算用刀抵著我,我也是不從的!」

「我也很喜歡跑步。」可是真的用刀來威脅的話,大概自己會嚇得縮作一團吧。「你真的很大膽耶!」

「哈哈哈哈,刀有甚麼好怕的?不過是抵著而已。再說,就算是千刀萬劍,碎屍萬段的,我也是不怕!」

「死亡被你這樣一說,可像真的是輕於鵝毛了。」

「當然啦。跑步就是那麼讓人欲罷不能的運動。就算我被砍了,還有另一個我會繼續跑步。就算再被砍千千萬萬次,我熱愛跑步的靈魂還是不滅的。」

石頭蝸忽然覺得很欣慰,大概是因為能找到一個和自己不相上下的同志。他感到自己對跑步的熱情得到空前的共嗚。熱愛就該是這麼一回事!無論別人怎麼瞧不起你,怎麼不瞭解你,其實在無名的某個地方,就一定會有和你志同道合的某君,和你思想言行都一致。很多時候,不一定有會碰面。但當機緣來到,就自然能會心地相通。不需要深交,不需要認識,不需要有很多共同的過去,就會有久別重逢的震撼。

「如果大家都像你一樣熱愛跑步的話,就不會有那麼多半途而廢的參賽者了。」石頭蝸感觸頗深地說。

「甚麼?有人棄跑嗎?」

「嗯,而且很多啊。在我看來,似乎只剩我們兩個在跑了。」

「哼!真沒種的傢伙。一點兒體育精神都沒有!甚麼時候走的?」

「剛開始不久,大伙就一起不見了。你沒看見嗎?」

「難怪靜悄悄的。小弟,我看你速度算是上乘的,不瞞你說,其實我視力有點問題,所以看不清楚。」

石頭蝸看一看蚯大爺的眼睛,可是一時間看不出他的眼睛在那裡。「你有弱視麼?」

「嗯,算是吧,其實幾乎是甚麼都看不見的程度。」

石頭蝸很難想像自己沒有眼睛的話,還能怎麼活動。大概是連跑步都會放棄吧。可是今天遇上了蚯大爺,真的是上了人生寶貴的一課。世上真的沒有甚麼比交上知心朋友更珍貴的事情了。找到了自己的生存樂趣,是一種幸福。找到了這種樂趣的同好,確是難能。和同好的技術程度不相上下,更是無憾。

「沒關係,」石頭蝸誠懇地說「我們一起跑吧!」

「呵呵呵!有意思,有意思。管他生死快慢的,咱們跑咱們的路!」

– 完 –
 

本文發表於「搞腦筋有獎徵文比賽」,並有投票結果。

Posts Tagged with…

Write a Comment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