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問題

今天在售貨店裡,把玻璃櫥窗上留下的指紋和油脂抹去。把今日 yahoo 新聞上有興趣的新聞細讀一次,並把認為有用的分類存檔。吃過從家裡帶來,塗上牛油和花生醬的四片葡萄乾麵包。洗了七次手,其中三次用洗手乳液清洗。用同一個茶包沖飲了四杯香片。包紮起五箱垃圾,用膠帶封好,並撕去不必要的標籤。打發走七個走入來的客人,向超過廿個打電話詢問價錢的陌生人報告天價。跟經理說了十一次「好」和四次「無問題」。

有一位穿著牛仔褲的女士,頭髮剛長過後頸,妝粉清淡,拎著白色小提包,白色襯衫外有一件牛皮小背心。神色安逸,吐字好像竹筷敲瓷般清亮。我和她,兩個人 ,下午二時四十六分開始,進行對話。

「你好。」

「你好。」

「有沒有賣抽濕機?」

「沒有。」

「那麼後備輪胎呢?」

「賣完了。」

「哦,那草莓蛋糕有沒有?」

「貨還沒有到,已經訂了,預計下星期會到。」

「可以給我一本《紅樓夢》嗎?」

「只剩一本,展示用的,而且有缺頁。」

「有雙截棍麼?」

「給展覽單位借走了。」

「往哈爾濱的機票呢?」

「只剩下單程機票。」

「嗯…防漏油漆有沒有?」

「只有黑色和紅色,黑色那桶是用過的,紅色那桶裡面有木屑。」

「那賣我一份視窗作業系統軟件給我好了。」

「好,你要中文版還是英文版?」

「中文版。」

「繁體還是簡體?」

「繁體。」

「專業版還是普通版?」

「普通的好了。」

「原裝還是翻版?」

「翻版。」

「新貨還是二手?」

「全新的。」

「註冊版還是試用版?」

「試用版免費麼?」

「不。」

「那要註冊版吧。」

「好。請稍等。」我對著電腦,消了廿八行俄羅斯方塊,其中有一次四連消。「對不起,光碟不見了,但有一份安裝手冊,你要嗎?」

「只有手冊可以安裝嗎?」

「不可以,但你可以知道有了光碟後怎麼安裝。」

「唔,那也不錯。給我這個吧。」

「無問題。」我對著電腦想了一下「那要怎麼付款呢?」

「支票。」

「對不起,我們不收個人支票。」

「那我付信用卡吧。」

「信用卡要收手續費。」

「 America Express 也要收嗎?」

「抱歉,我們不接受 America Express 。」

「那 VISA 卡呢?」

「可以,不過要收手續費。」

「哦,那我付現金好了。」

「好。」我接過一張大鈔「對不起,你有小一點的鈔票麼?你是今天第一個客人,我這裡現金不多。」

「沒關係,一點零錢不用找了。」

「哦。」我對著電腦,只消了五行方塊。「不好意思,列表機壞了,沒辦法印賬單給你。」

「不用了,手寫給我就好了。」

「那就好。」我對著電腦,才按了 continue 立刻按回 pause ,然後我翻一翻桌面「抱歉,我們沒有空白紙。」

「別擔心,我的紙跟筆借你。」說著打開白色小提包,拿出紙和筆。

我接過她的紙和筆,寫上我的手機號碼和中英文名字,然後還給她。

「謝謝你。」

「不用客氣。」

「再見。」

「再見。」

她轉身離開。我看著她的身影,她很美麗。沒有甚麼比她更像天仙下凡了。

Posts Tagged with…

Writ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