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統的羈絆

看看下面兩個實驗。

實驗一﹕不自然的透明物 vs 象徵生命之源的陽光

把蜜蜂收進透明玻璃瓶蓋上瓶蓋﹐橫倒平放桌上﹐讓瓶底朝向有陽光射進來的窗戶。然後偷偷把瓶蓋打開﹐會發現蜜蜂只會一直朝向陽光的瓶底闖呀撞的﹐直到力竭而死。

同樣情況﹐換作放進瓶子的是蒼蠅的話﹐就是名副其實的沒頭蒼蠅──亂竄。亂飛之下﹐很快就找到出口而逃離了。

實驗二﹕慾望 vs 社群

五小狒狒被關進同一個籠子﹐籠子的一角有小狒狒最喜愛的香蕉。可是拿香蕉處卻有個小機關﹐一接近後整個籠子都會被水。第一想拿香蕉的小狒狒回來後就被同伴毒打一頓。第二想去拿﹐第一就拉著要別去﹐可是孤掌難鳴﹐還是給碰到機關﹐當然少不了一陣毒打。第三被兩人拉﹐困難更大。慢慢地﹐們都逐一試過香蕉的誘惑﹐嘗過被水之苦後﹐他們都有共識﹐就是要去拿香蕉的小狒狒在想接近香蕉時﹐就會被拉回來先毒打一頓。

我們把一小狒狒調走﹐換來一新的。新的很快就因為不懂規矩而被毒打﹐雖然不知道為甚麼﹐但總算是學乖了。就這樣一一的調換﹐現在籠子的都是完全沒有碰過香蕉的小狒狒。們都不敢去碰香蕉﹐但都不大明白為甚麼。

實驗一的蜜蜂用先天的本領﹐實驗二有前人的教訓。但要跳出人雲亦雲的框框﹐反而不是天生長在我們的骨子的本領。

要想逃脫人雲亦雲﹐必須要培養一套自己分辨是非的尺度。但尺度的培養﹐能不能獨立於傳統的滋養而存在﹐那又有點「縱然能推論也不能實踐」的矛盾。

要從傳統中培養一套尺度﹐來審核傳統。這用編程述語來說﹐就是個「無限圈」﹐無法運作的。

再說說實驗一。蒼蠅因為無知而逃脫。那意味著的﹐是蜜蜂的「有光就是出路」理論﹐邏輯上出了問題﹐還是理論的方向有誤呢﹖

天然的本領可以有以下三種取向﹕

1. 有光就是出路

2. 有光可能是出路﹐沒有光才亂走碰碰運氣

3. 出路跟光沒有關

當中的(1)和(3)﹐免強來說好像(1)比較有條理。其實若困在不同的環境﹐也就分別都是死路。不過(1)有所依據﹐好像比較高等一點。這樣說一說﹐好像說到中庸之道。不妨也貼一下子的《山木》一段﹕

莊子行于山中﹐見大木﹐枝葉盛茂。伐木者止其旁而不取也。問其故﹐曰﹕“無所可用。”莊子曰﹕“此木以不材得終其天年。”夫子出于山﹐舍于故人之家。故人喜﹐命豎子殺雁而烹之。豎子請曰﹕“其一能鳴﹐其一不能鳴﹐請奚殺﹖”主人曰﹕“殺不能鳴者。”明日﹐弟子問于莊子曰﹕“昨日山中之木﹐以不材得終其天年﹔今主人之雁﹐以不材死。先生將何處﹖”莊子笑曰﹕“周將處乎材與不材之間。

Posts Tagged with…

Writ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