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2算是暴動嗎?

我不懂法律,無意在字眼上下判詞。只想從理性角度思考事件。
首先我想定個前設:民間中「行事激進主將以武力抗爭」的,我姑且稱為「暴民」;警隊中「行事激進主將以武力鎮壓」的,我姑且稱為「暴警」(不用「黑警」以免與黑社會連繫上)。
前設是,香港200萬遊行人士中,一定存在暴民;警隊3萬人中,一定存在暴警。如果認為200萬上街的人全部都是暴民,或認為警隊3萬人中全部都是暴警,謝謝你的閱讀,讀到這裡就夠了。或許有天心情有所轉變時,再回來往下讀吧。再見。
======================

Hi!恭喜你,你還在閱讀的話,應該是接受「樹大有枯枝」的可能性存在吧。那麼我們一起嘗試冷靜去看待這件事。
不同陣營都一定存在不同主張的人在內,除非有兵工廠洗過腦(有幸香港應該沒有),不然獨立思想的人總會有自己的想法。當中有人傾向使用「更大程度武力」的人一定有,這是無論警司或鄺俊宇再強,都無法阻止的事實。
按着時序發展來看(Google可search《now新聞台直播示威者與警方爆發衝突》,能看到每15分鐘一節的影片),一定是民眾先行動。行動包括包圍立法會、用車輛和鐵馬癱瘓主要幹道。這時候,警察開始用胡椒噴霧驅趕。
到這裡為止,都尚算和平。影片中看到,警方的噴灑其實好似清潔街道咁,交差咁啦。畫面上漫山遍野都是人潮,零星幾個警察都應該幾腳軟,求其退住腳步噴幾下交代就算。
相反,民眾要癱瘓交通,是不是過份呢?這點要看些歷史資料。香港回歸以來,大大小小都好多次遊行示威。無論你多麼親中,都沒理由認為施政完美無瑕吧?上街遊行是表達意見的一種和平方式。可是就結果而論,有哪次遊行示威的結果是政府會作出讓步或妥協?我不敢說數量,我在Google只找到一次2011反曾俊華財政預算案的,在遊行和衝突後修訂而有錢派。假若遊行的表達真的成效那麼低,那市民唯有嘗試不同方式去爭取,也是合情合理(但不合法哦)!
然後,民眾之間開始出現磚頭和鐵通,這成為關鍵轉捩點。
民眾架起鐵馬,目的是對事不對人,因為希望阻止會議進行,姑且還算和平(沒有傷人念頭嘛)。但磚頭和鐵通,顯然就是另一回事了。畫面上的磚頭的數量,三五個人掘得出,三五十個人有這念頭也有可能。除了好戰的暴民外,「不太反對有些磚頭在身邊」的示威人士,我相信係好驚!幾十米外的警察,手上持有的全是精良的武器和堅實的防具,每個警員都是經過特別訓練的專業人士。站在最前線的民眾,就算你不主戰,身邊有人到時能用甚麼阻延警察幾秒追過來都好,也會安心一點。
反過來的情況也一樣,警方佩備的武器需要達到甚麼程度?除暴警外,其他主和的警察看着幾十米外的人悄悄藏起磚頭和鐵通,他們也一樣會驚。他們也一定好希望鄺俊宇能成功安撫民眾。
可是,鄺俊宇13:52體力不支暈倒。2小時內,警民衝突正式展開。
衝突,理應是由暴民先擲磚開始。概率上,民眾多過警方好多,暴民多過暴警也很合理(影片顯示都幾混亂,但看得出警方是一直退後防線至立法會的)。警方擁有優良武器和防具,要先開槍的動機並不大,因為幾百個人圍住警方,要先開槍的話,該射哪一個?
結果,警方這天發射了逾150發催淚彈、20布袋彈、數枚橡膠彈。
究竟是暴動、暴亂、騷亂、衝突,還是幻象,只能由政治角色或法官去定義。但民眾不得不承認,發動衝突的是民眾這邊陣營。我們討厭政府護短或包庇犯錯的官員,民眾也不應否認龐大人群中有暴民的存在。互相坦承對待,才有助健康談判。
所以,612應否定義為暴動?我認為在法理定性為暴動是合理的。畢竟向人投擲磚頭,一定是蓄意傷害他人身體。法律的存在,不應就單一事件有輕易動搖,必須為未來可能出現的狀況去判定案例,而不應就政治的成王敗冦而輸打贏要。若「不只一人蓄意傷害他人身體」會被撤銷罪名,那麼他日有真正狂徒在市中亂擲磚頭就難以彰顯公義了。高官有特赦的權力,但沒有特赦的義務。
擲磚的人有錯有罪,旁邊沒擲的人是否有「連坐法」都一同有罪。根據《公安條例》中對暴力的定義,集結的其中一人作出破壞,就其他參與者都有罪。這年代還有連坐法實在太冤枉了吧。臉孔識別都咁先進,真係均真啲好!
剛剛21:20左右,警務署署長盧偉聰表示沒有參與「暴力行為」的人不會被檢控,似乎想將《公安條例》中對暴力定義的連坐法劃清界線。如果他說到做到,都算是從善如流了。
如果當天沒擲磚,或許條例都不會暫緩。這麼說,擲磚的人擁有「歷史功勳」(先容我站在「反對修訂條例」那邊這麼說),他們就不應當上罪名呀!
站在「支持修例」的一方,自然樂見他們被定罪,不用多說。站在「反對修例」的一方,我認為也應該要承受他們觸犯法例的事實。正如雨傘運動的發起人會去自首一樣,社會運動本來就是明知不可為而為之。政府期望所有市民都是個乖寶寶,那是政府DNA中定義好的,要政府鼓勵或縱容人民去反對自己,太妄想了吧。
就過程而論,被判上罪名是否有那麼糟糕?是的。不過不少政治領袖例如孟德拉,也坐過牢。其實對於有意從政的人,牢獄不失為一個冶煉的過程。黃之鋒剛好今天出獄,我認為他經過監禁的歷練,反而會蛻變得更快。壓迫和指控,只會成為巨人的養分。
我們怕案底嗎?怕!好怕!因為有案底,有些行業不能做,許多國家無法移民去。所以政府樂意看見市民懼怕留案底,也為甚麼許多人不敢示威走太前線,因為我們都好擔心自己的前途,總會想着打份好工,退休去個成熟國家養老,起碼朝着這個方向努力啦!其實成大事的人,案底這個框框是罩他不住的,有志者,能創業,不會抱着打工仔等人請的心態。
至於警方的行動有沒有問題?有!問題都幾多幾大!後文再續~
#612暴動

Posts Tagged with…

Write a Comment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